周希贤

当年他们的那些事『四』

周翔宇呢?
不说来到法国目的何在,就光说住房、收入、填饱肚子诸多等项就有够忙活了。真不是说没有力气没有精力,而是没有机会。

赵世炎也不是没帮过周翔宇找工作,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。

周翔宇走在带有法国异域风情的大街上,虽是艳阳高照,可也有裹紧了大衣,嘴里念叨着生涩语言的人,大抵不是什么高雅的词汇。

想想也是,如今法国跻身工业大国,可也毕竟改不掉这粗野狂躁的性子。

文化跟不上,其他啥也别提。

大概那些所谓的优雅绅士还是占少数吧。

周翔宇眯眯眼逆着光看着前面大街上走着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。

风卷过那人的发丝、风衣一角,那人睁大了眼,像是想看见这国家华丽背后的阴暗,又像是想找到这种繁华的原因。

那人脖子上带的纸牌上写着的方块字    我是中国人    让周翔宇一眼就认出来:蔡和森。

无声的笑了笑,紧跑几步赶上那人“蔡和森,蔡林彬。”

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俩人交谈一会,从诗词歌赋聊到国家大事,二人皆为感慨。

紧接着二人的衣角便在街道的分叉口分开了。

依旧短小。

和二:没有老纪委屈巴巴QwQ

为了我们的法兰西岁月专门学了法语的
是我一个人吗?

当年他们的那些事『三』

不说了,这次敲短小
考试只进了一名不开心
依旧ooc

陈延年开始认为赵世炎只是闹着玩玩,什么革命,什么改天换地,不过是赵世炎唬人的把戏罢了。

当然他这想法在很久之后就没了,这就是后话了。

赵世炎庆幸在万丈红尘中奔走与陈延年于人世中萍水相逢,并使得陈延年在之后并不长久的日子里与他“一腔孤勇”。

说实话赵世炎自己觉得非常矫情,哪来这么多文化词?哪来这么多戏文般的剧情?

不过现实也给了他个响亮的嘴巴子。
揉揉脸,真疼。

26年的人间岁月很短,也很长了。
陈延年认为是这样,赵世炎也认为这样。

赵世炎曾回忆过陈延年只叫过一次他的字“赵世炎?琴生?这名字不适合他。”

可以说非常心酸了。

不过他们都没料想到,这名字在几年之后将不复存在。

心疼下英年早逝的世炎哥哥QwQ

当年他们的那些事『二』

依旧超级ooc
明个考试我还在放荡
我可能是进不了前十五了emmm
娘希匹

我走了一路,也找了一路。我看到,因为愚昧,人像动物一样饱受着折磨;我看到因为不公,人丧失了最基本的尊严;我看到了因为私利,一些人剥夺了另一些人的生命。
后来我终于明白了,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并不是为了我能活成什么样,而是为了我能让大多数人,活成什么样。
赵世炎说过的,他永远不会放弃马列主义。所以在轻松的听完陈延年说完第三个条件后面色黯然,不过草草说了句“那打扰了。”陈延年就跟没听着似的,依旧扒拉碗里几根白菜叶,一眼也不瞟出去的赵世炎,直到赵世炎走后,他才盯着赵世炎的座子默默无言。
赵世炎当然也不会向陈延年低头,他一改往日的轻松愉悦,换上了革命者内心深处的坚毅与孤独(至少现在是如此)。等到陈乔年奔出来后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
革命者是不为也不必为他人的想法而心灰意冷的,他们永远走在革命的最前列。
赵世炎清楚的明白这一点。
于是他走了,没再回头看。
直到陈乔年被 请 出家之后。

还是占个tag吧en

致歉,占个tag
赵世炎陈延年这对cp超心水w
会一直写(直到退圈??)
还请各位大大不要嫌弃quq
会产粮?会画画?会乱侃?(bushi
不管怎么说
还是占了tag再说

就这样
希望能把这个tag搞大∠( ᐛ 」∠)_

当年他们的那些事儿『一』

超级ooc不喜勿喷

赵世炎从不相信陈延年会放弃革命事业,当然,陈延年也从未想着与赵世炎、陈独秀等人决裂。他们保持着莫名的默契。

命运和环境让来自四海八方的人们集中在一起,他们感叹,他们奔波,他们也为革命事业奋斗终生。
后人却以他们创下的英雄事迹聊以慰藉,来冲淡时外国侵略者对中国的绞杀,可谓是不可理喻。

陈延年曾说过一句话“你知道么 每次我看见赵世炎那帮家伙,我就仿佛看到了陈独秀 所以我冷漠、疯狂、不近人情的把他们赶走。可是每次在他们离开之后,当我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独处的时候,我好后悔,我好后悔,我她妈问问自己陈延年,你为什么不可以勇敢的对他们说,兄弟们,我爱你们,我需要你们,我要和你们在一起。”陈乔年听过后一语不发,并不是毫无触动,而是感触颇深;他拍拍在任何方面都不低头的哥哥,没再说话。

赵世炎呢?当他在巴黎街头漂泊时,心里想的不是归处 而是未来。
当他在展台外望着玻璃柜中的食品时,心里想的不是自己,而是他人。

陈延年还说过一句话,说“你这个赵世炎,就是操劳的命。”赵世炎哈哈一笑,认了命,不过他喜欢。

自创小段子,817生贺,瓶邪黑花一生推!!

枯藤老树昏鸦,天山圣池明霞
青铜古门暗雅,长白雪下,守门人要回家。

枯藤老树昏鸦,西湖静谧如画
沙海风云叱咤,十年思念,赴约人要出发。

枯藤老树昏鸦,戏子艳妆繁华,
京城九家争霸,浅笑淡茶,却听谁解语花。

枯藤老树昏鸦,黑衣一袭为他,
一生浪迹天涯,目光如炬,愿他笑颜如华。